alice

守护者《2》

实在是烦透了中英文的切换,从现在开始人名用中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肖离开医院走上街头,繁华热闹的城市街道有亲密的爱人、有开心快乐的一家人、有匆忙赶路的上班族、有三五成群的朋友,肖就这么的走着,这条路看似很长,没有人会注意这个沉默的女人,从什么时候开始沉默成为了唯一的伙伴,一直跟随着她。肖回想起很小时候,父亲还在,那时候父亲是唯一的伙伴,会陪自己打球,将自己举过头顶旋转,会想方设法逗自己笑,是谁说过的记忆会骗人,我们只会记住想要记住的并且将其美化,肖不喜欢回忆也从不会回忆,因为那是一件很傻的事情,过去的事已是既定的事实,既然已没有办法改变又何必去想,肖的思维很简单也很直接,问题发生,寻找方法,解决问题,并不会纠结其后会如何。这是肖自我诊断为二轴后第一次回忆,七千多次的模拟肖都做出同样的选择,她是固执的。只是在这一刻,她开始回忆,回忆过去寻找是否有其他的选择,是否可以让她拥有其他的结果,如果如果.....肖走到公园游乐场站在旋转木马上一圈一圈的转着。

     医院里医生又一次对根进行着抢救,看着那一条直线的心跳显示,无奈的宣布了死亡时间。fusco看着停尸房里苍白的根流下眼泪'她不应该就这样死去“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。机器安排了根所有的后事,一块小小的墓碑成了根最终的归宿。

     里瑟终于在公园里找到了肖,看着她不断的旋转,时而用手摸向耳后,终于忍不住上前叫住肖,肖抬头与他对视的一瞬间,里瑟要说的话却怎么也没办法开口,肖看着他开口道”我突然觉得薛定谔理论挺好,我们应该快些找到芬奇“里瑟点头,这时公园里的电话响起,机器要求他们保护总统,肖愤怒了,机器给了所有人的号码却放弃了根的号码,她不愿意再去执行什么狗屁的号码,她只想找到芬奇消灭小撒,杀了那伤害根的人。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,一定是小撒为了削减她的意识才创造了这狗屁的剧情,这一切他妈的都是模拟,肖再一次的陷入了现实与模拟的混乱中。

      里瑟眼看着肖冲了出去,对着摄像头叫喊着要小撒派人来带她走结束这场模拟,上前抓住肖在那群特工围上来前带走了肖,肖一直念叨着”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“里瑟再也忍不住呵斥道”够了,我们需要先解决这一切,机器自有它的道理。“肖沉默跟着里瑟完成号码的解救。当里瑟问肖这回你相信这一切都是现实了吧,肖对着里瑟点头,只是她没有告诉里瑟,她已经不在意这是现实还是虚拟,不管在哪里,她只要终结小撒、终结那个伤害她女孩的人,为此她愿意付出一切。


守护者《1》

本人对肖根的死充满着怨念,以至于一直没有看510

小学没毕业,文字渣

从510改编,只写肖根感情线,其他一笔带过,原谅我那些技术上的问题我是一概不知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shaw紧盯着前方的敌人,听着root不断的在耳边讲着那套关于存在形式的理论,shaw翻了下白眼看向根“谁会在意薛定谔的猫是否活着,不管在哪个世界里我只要保证你活着。”root错愕的看着肖,眼睛泛红闪着泪光。“亲爱的,你这是在向我表白么,我也爱你。“shaw不耐烦的转过身继续向对面开枪,上翘的嘴角显示了她的好心情。对面的特工越来越多,shaw root护着finch不断的后退,看到后面的空车,shaw喊着让root带着finch先走。

root”不,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,我不能再一次失去你。“

shaw”快走,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我保证你不会再一次失去我。等下,这个给你。“

root看着手里的属于肖的狗牌,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,自己的归属也接纳了自己。没在犹豫带着finch上了车,她知道shaw一定会信守承诺。

shaw守护着车远离,观察者四周。对面的人越来越多,硝烟的味道使她兴奋,二轴的她本不在意生死,在战火中身亡对她来说是一件不错的选择,一转身进入一个巷子,右手边有一道门,用枪打开锁,闪了进去,这是一个老的居民楼后门,很快听见后面追击的人的脚步,肖小心尝试着哪一户没有锁门好让她进去,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开门出门,肖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人敲晕带上了门,套上男士的连帽卫衣从窗外的逃生梯快速的离开。

root一边开车一边和finch讨论着将管理权完全放开的问题,前方突然出现狙击手,root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暴露在狙击枪下保护着宅总,耳边的机器说着对不起。车大幅度的进行着甩尾,停了下来,后方赶来的警察让狙击手停了下来。finch一直盯着血泊里的根,直到被警察带走。

shaw很快与reesh和fuscu汇合,就在这时fuscu接到了电话,讲完电话后看向他们,”局里说一辆车受到了狙击,车里男的被带到了警局,女的受枪伤在医院抢救。“shaw快速转身,reesh一把拉住她,正在这时电话响起,出现了finch的名字。

reesh"机器没有出root的名字。”shaw盯着reesh的眼睛。fuscu“我去医院看着,你们先去找finch,放心有我呢。‘

finch来到了监狱,耳边响起的是root的声音,听到这个声音的他一愣,机器模拟root与他对话,说着对不起,我模拟了一千多次,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,找不到其他的办法,这样的我战胜不了它。finch沉默,机器问道,finch你想怎么做?说出来。finch”带我出去“瞬间监狱的灯全都灭了,牢房的门全部打开,整个监狱陷入了一片混乱,finch根据机器的引导成功的逃了出来,他决定一个人完成所有的事情,不再有人为之牺牲。

当shaw和reesh赶到监狱的时候只看见一片火光与混乱,两人疑惑着看向对方,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找finch时,手机响起看着机器给出的代码,知道finch已经不再监狱里,于此同时reesh接到fuscu电话看向shaw,两人离开开车前往医院,看着病床上插满机器的root,fuscu“医生说送来时心脏曾停止跳动时间过长,导致大脑受损,能醒来的几率很小,很难渡过危险期。”shaw拿过病例看着上面的诊断,放回病例看着root“为什么只出现finch的代码?”没有人回答,安静的病房里只有机器维持root呼吸的声音。不知过去多久reesh和fuscu悄悄地离开,只剩下shew一人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root。“你说过没有办法忍受再一次失去我,那我呢?你最好醒过来,否则我要你的上帝给你陪葬。”愤怒的情绪死死的堵在shaw的心口。当reesh他们再一次来到病房时,已经不见shaw的身影,没有人注意到微微曲动的手指似要握住不知何时多出来的狗牌。